Lriya。

所谓的爱情原来就是这样,它不会让人升华,只会让相爱的人彼此因为猜忌和怀疑越来越面目狰狞。||Draogn Night||

【双策】落雪01

阿诺qwqq好不容易十点粉打算开个文当福利qwqqq渣文笔不嫌弃啊qwqqqqq目测是个中长篇的文章qwqqq喜欢就看一下吧qwqqq



{大唐盛世
贞观五年,皇城之中}

   金碧辉煌的大殿之中,一人黄衣加身,坐在一把做工精致,极度华丽的座椅上。仔细一看,上面雕刻着的九条金龙栩栩如生,使得皇位之上的那人更加的威严。他俯视着下方的臣子,向身后的公公挥了挥手。那名公公会意上前,拿着诏书,张口说道:“李将军上前——”众臣子之中有一人走了出来。“奉天承运,皇帝召曰,朕封臣子李熠桦李将军为烈血侯,带兵五万前往边塞,守护我大唐大好河山,抵御外来蛮族入侵。”闻言,一名戎装之人跪在了地上,抱拳道:“臣,遵旨。”坐在皇位上之人笑道:“李将军即刻带兵前往边塞吧。”“臣遵旨。”说罢那被唤做李将军的人便起身走出了华美的宫殿。
身居皇位的人一拂长袍站起来说道:“退朝!”
走出了宫殿后那人走向了马厮,从中牵出了一匹通体雪白的精良战马后骑上它飞快的跑出了皇城。
{天策府}
   李鸾封看着战马载着那人归来后停下来,浅笑着说:“熠桦师妹,回来了?”那人翻下马应声:“嗯,圣上封我为烈血侯,要我带兵即刻前往边塞。”边说着边摘下了头盔。乌黑的头发像瀑布一样垂落下来,青丝随风飘扬,在夕阳下勾勒出一片朦胧。那人秀丽的柳叶眉微皱,一双眸子像星辰一样明亮,小巧的琼鼻,朱唇皓齿,只不过红唇却紧抿着,仿佛在不满着什么。李鸾封看着她的样子,不禁笑问:“怎么?封你为侯你还不高兴?师妹你不是一直很渴望被封一个名号吗?”李熠桦叹了口气道:“边塞的荒凉你又不是不知道,况且我才刚从前线胜利归来,连个庆功宴都没有就要我去一个环境比之前那战环境更恶劣的地方,谁愿意啊?要不你去试试?我可以向圣上推荐提拔你为将军。”李鸾封一听下变了脸色“算了吧师妹,我可不想当将军。你还是好好的完成圣上交代的吧。”说完便跑走了。李熠桦看着李鸾封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收拾好了行囊,前往边塞。
经过长途跋涉,风餐露宿后,李熠桦带着五万的精良兵锐抵达了边塞之城。李熠桦看着这座萧条的城池,叹了口气。原来想象过是一个萧条艰苦的地方,只是没想到竟比想象中的还要荒芜萧瑟。李熠桦听到身后小声的议论和不满的牢骚皱了皱眉头,调转马头面对着他们。众兵看着她调转马头对着他们都十分疑惑,窃窃私语了起来。(内容无非就是:将军是个女人啊,女人哪受得了这种地方,她是想要逃走了吧?之类的话)李熠桦突然清喝一声:“肃静!”声音中带着一丝真元,仿佛在众人耳边炸响一般。众军都安静了下来。李熠桦扫视着人群,缓缓地说道:“诸位都知道军队中的人都是在天策府修炼并有所成就才出来服役保家卫国的,所以我们之中也都是天策府之人。既然同出自于天策府,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众军一言不发,静静地等待着她要说的话。“我天策儿郎素有'东都之狼'的称号,以长枪之利刃,守我大唐河山。有八字,切不可忘。'苟利国家,不求富贵'。”众军一怔,他们从未想过会从一名女子口中听到这样一番话。“请各位不用猜测我是否会做出逃避之举,因为我天策府没有逃兵,我天策府之人永远也不会做逃兵!我只会与国家共存亡。国在,我在,国亡,我亡!”说完吩咐了士兵在城外开始驻扎,自己下了马,走进了这座城池。而众军还久久的沉浸在刚刚李熠桦的言语之中,震撼万分。
    李熠桦进了城,找到了一间出售服装的店铺,走进去对着掌柜要了一件黑色长裙,走进了里间换下了戎装,穿上了这件黑色长裙。向掌柜道过谢后她带着装有盔甲的包裹走在了街上,看着四周倒塌的房屋,街头饥寒交迫的人民,一派民不聊生的景象心中不由得感慨万分。走着走着走到了酒楼,李熠桦想了想,便走进了酒楼,打算收集关于这座城池的消息。
    进入酒楼后,她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下,小二走过来谄媚的说:“客官需要些什么?”李熠桦沉声道:“一壶清酒。”然后放了一些碎银给那个小二,轻声问:“能够告诉我为何这座城池如此萧瑟么?”那小二一把抓住碎银,两眼放光,讨好的笑着说:“客官你有所不知,这座城市曾在不久之前被蛮族突破然后进行了一场洗劫屠杀,虽然后来军队及时的到达与蛮族对抗但大部分人还是遇害了,只剩下少量的孩子和我们这样的人还存在。现在这些地方的客官大多都是蛮族之人。”李熠桦闻言,微微皱眉,摆了摆手示意小二退下。“没想到这座城池的情况比我想象的更严重……这下若是蛮族在入侵,定有一场恶战。”她正想着,突然看到一个约摸只有五六岁的男孩偷偷摸摸的进了酒楼。
    “嗯?这个孩子?”李熠桦愣了一下,然后她就看见那个男孩走到正在喝酒的人的身边,缓缓的小心翼翼的伸出手去抓那人的钱袋。“这么小的孩子居然偷钱?”李熠桦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她起身朝那桌人走了过去,就在男孩几乎碰到那人的钱袋的瞬间,李熠桦抓住了那孩子的手,把他拉进了怀里。随后出声:“ 飒儿,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让我一通好找。”那个男孩身体一僵,猛地抬头一望。那名女子眉目如画,一头瀑布似的青丝垂在身后。一双像星辰一样明亮的眼眸静静的看着他,眼中带着一丝笑意,红唇微张,浅笑着看着他。“你……”男孩有些发愣,脸庞染上了一层红晕。他感受到了那女子如羊脂一般的皮肤和她身上淡淡的薄荷香。“走,跟我回家。”李熠桦牵着男孩的手到了自己所坐的角落后,松开了他的手。“你……为何偷窃?”男孩一听,怒道:“与你何干?”李熠桦看着他的模样不禁莞尔,她招来小二要了几个小菜,便坐了下来。很快菜便上齐了,男孩看着这些菜,狠狠地咽了几口口水,随后转过身背对着菜肴。李熠桦看着他这样,浅笑着说:“怎么?不饿?还是不想吃?”男孩恼羞成怒道:“你管我!”李熠桦好似好生苦恼的叹了口气:“我可是专替你要的,真不吃?”男孩怒回:“不吃!”“那我吃了?”说着就要去拿馒头。
    “等等!”男孩忽然转过身来抓住了她的手。“我吃。我怎么不吃了?”男孩气鼓鼓的坐下来,拿起一个馒头使劲的咬了下去,也不知道是不是把李熠桦当作了馒头来发泄他的愤怒和不满。
    “你吃慢点,不是还有吗?”李熠桦看着男孩狼吞虎咽的模样,不由得无奈的摇了摇头。男孩闻言瞪了她一眼,猛地拿起茶杯狠狠的喝了几口。男孩放下茶杯后,不满道:“都怪你!害我呛着了!”李熠桦无奈的看着他,心中暗道果然是个孩子。不一会,男孩便风卷残云般的解决了所有的食物。李熠桦赞叹的砸了咂舌:“啧啧啧,厉害啊。”男孩脸上一红,随后起身跑了出去。李熠桦一愣,随即招来小二结清了银两,走出了门外。“看你能跑到哪去。”李熠桦现在是真真对男孩感兴趣了。她运转功法,感受着男孩身上的气息,锁定了他所处之地后,便追了过去。

(未完)